快手官方网站首页登录-英媒记者感慨:“看着美国乱局,我想到了中东”

快手官方网站首页登录-英媒记者感慨:“看着美国乱局,我想到了中东”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6月2日刊登该报记者乔西·恩索尔发自纽约的报道,记者详细描述了自己在纽约亲身经历的美国抗议示威景象。报道内容摘编如下:

数十家商店被打砸抢

当地时间周一(6月1日),纽约实行了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宵禁。

报道完市中心的布鲁克林区举行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和平静坐抗议活动后回家时,随着晚上11点的最后期限到来,周围静得哪怕一个别针掉到地上的声音我都能听到。

别忘了,纽约还仍处于新冠疫情的全面封锁期间。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像现在这样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实施双重封锁的先例。

▲6月3日,警察在美国纽约街头逮捕抗议者。(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由于优步价格飙升,区内租赁自行车被锁,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是步行两英里回家。似乎没有其他什么人愿意走上街头冒险,至少在布鲁克林如此。

周一好像上演了一出双城记。在曼哈顿,抢劫者根本不在乎什么宵禁。他们倒计时到11点,就像是新年前夜一样。

曼哈顿出现了一周抗议活动以来最严重、最广泛的破坏和洗劫活动。示威者一路打砸冲进由于新冠疫情封锁而关闭的商店,第五大道上的数十家商店被洗劫一空。

这完全不是我所期望报道的纽约。

场面堪比黎巴嫩局势

纽约市3月22日开始封城前三周,我搬到了这里——时间只够找房子,没有其他时间。

我刚刚结束在贝鲁特任职的四年时光。我曾报道过多次未遂政变、革命、战争以及“伊斯兰国”的兴衰。从2019年10月到今年2月底离开时,我一直在报道黎巴嫩发生的抗议活动,这些抗议活动与我现在在美国看到的抗议活动没有太大不同。

因为封城太晚而没有来得及阻止新冠病毒传播,纽约开始每天有数百人死亡。

▲6月3日,人们手举标语牌在美国纽约街头抗议。(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我再度走进医院进行报道,与逝者的亲人们交谈。

我的记者朋友们发邮件告诉我,我能在这里见证一切是多么的幸运。不是记者的朋友们则对我表示同情,说我的新报道领域原来跟过去没有太大不同。

“我心里充满了恐惧”

经过数日的沉默后,特朗普当地时间周一面对越来越多的抗议发表讲话,他在圣约翰教堂外手持一本《圣经》,称自己是维护“法律和秩序的总统”,而不到一个街区外,国民警卫队的士兵们就在对抗议者使用催泪瓦斯。

看着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直播这一切的时候,我开始感到心悸。自从抗议开始以来,我一直没有有意识地处理我的感受,但现在我的身体有力地告诉了我。

我很焦虑,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周一收拾好行李准备报道纽约的宵禁时,我心里充满了恐惧。虽然晚上天气暖和,我还是穿了件温暖的针织套衫,以防我在监狱里度过这个夜晚。

我的英国同事、摄影师亚当·格雷周末在报道示威活动时被捕,所以这种可能性并非很遥远。

美国政府道德准则办公室前主任沃尔特·肖布本周建议,美国记者要“像在一个正在崩溃的国家的外国记者那样”报道美国发生的事情。

驻中东的记者当然乐于提供一些采访窍门。

▲5月29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制服一名示威者。新华社发(安格斯·亚历山大 摄)

责编:袁如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