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境外媒体体验上海学生复学:这是可借鉴的“疫后”校园生活!

【聚焦】境外媒体体验上海学生复学:这是可借鉴的“疫后”校园生活!

5月6日,上海的初中二年级、高中二年级开学,豆蔻同窗重聚校园。7日上午,路透社、法新社、朝日新闻等24家境外媒体应市政府新闻办邀请,分两路来到上海中学和黄浦区教育学院附属中山学校,实地走访沪上学生返校开学情况。来看新华社上海分社的报道↓

“我们很受鼓舞,应该把上海的复学经验介绍给日本广大观众,以便学习借鉴。”经过半天的走访,日本东京电视台的记者这样点评上海返校开学情况。

5月7日,上海中学学生代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5月6日,上海的初中二年级、高中二年级开学,豆蔻同窗重聚校园。7日上午,路透社、法新社、朝日新闻等24家境外媒体应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邀请,分两路来到上海中学和黄浦区教育学院附属中山学校,实地走访沪上学生返校开学情况。

法新社在随后的报道中说,正当欧洲许多国家计划复学,中国提供了一个“疫后”校园生活的思路。

境外媒体记者参观上海中学为可能发生体温波动的师生安排的留观室。

建校155周年的上海中学历史悠久,在海内外颇具知名度。上中著名的“龙门楼”三楼是高三学生备考的“主战场”,疫情之下校方积极筹备、周到安排,确保了自4月27日起高三学生顺利复学复课。目前学校已推出一系列疫情防控措施,保障其他年级也逐步复学复课。

如对学生进校的“入门”管理,在递交健康登记表、查验绿色的“健康码”基础上,还采用了红外线无感体温检测设备,确保学生按流程高效通过校门。每幢教学楼内均配置测温系统,对步入教学楼的师生也进行快速无感测温。

“我们都知道新冠病毒并没有消失,并且应该小心对待。”上海中学高二学生陈庆之对媒体说,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有信心,告诉自己艰难的时刻终究会过去。

“在家这么久,终于见到老师、同学们,真是太开心了!”陈庆之说。香港商报的报道描述,尽管陈同学戴着口罩,从他的肢体语言中能够感受到此刻他的愉悦心情。

走进上中校园的路透社记者,也感受到了中国学生的这份愉悦。路透社的报道题为《许久不见让复课学子更加开心》。这篇报道说,尽管严格的卫生措施“让学校变得更像医院”,但在家隔离了3个月后重返课堂的上海学生仍然很高兴。

“以前我们都特别想放假,但这次假期突然变得这么长,我们很想回学校见老师和同学们。”上海中学学生张嘉仪说。

这家外媒还分析,中国的返校工作举世瞩目。全世界的家长们一边在家痛苦地扮演着教育者的角色,一边担心将孩子送回学校是否安全。中国正小心摸索,在确保安全的基础上恢复教学。

一些记者在“零距离”感受上海校园复学复课后认为,学生回到学校最大的好处很可能在心理健康层面。上海中学校长冯志刚说,尽管在全员网课期间,学校的心理指导团队一直在帮助同学们,但这种帮助无法替代学生回到校园与老师、与好友之间见面交流的感受。

多家日本媒体来到了黄浦区教育学院附属中山学校,并第一时间进行报道。值得一提的是,这所学校一年级3班的日本籍学生中山岳和四年级3班的中山健兄弟俩现在日本静冈,因疫情防控暂时无法返校复学,当孩子们在家看电视新闻时忽然见到了自己思念的校园,兄弟俩激动地叫出了声。家长把当时的场景拍摄下来,发给了班主任,分享两个孩子高兴的心情与期待返校的心愿。

外媒记者参观中山学校的陶艺课教室。

中山学校是一所九年一贯制公办学校,目前有43个班级,共1200余名学生。逐步复学期间,中山学校通过晨检、消毒、巡检等手段,严格把关,兼顾防疫与教学。

按照学校九年一贯制的特点,中山学校实行分年级错时错峰入(放)学。同时在校门和教学楼之间的地面上贴有标识,引导学生合理分流。

随着天气逐渐炎热,中山学校还制订了空调开启后的室内通风方案,为保证空气流通,每天至少进行3次、每次半小时以上的通风。到访的一家日本媒体表示,“这可以介绍给日本学校参考。”

中山学校开设的陶艺、绘画等课程也吸引媒体聚焦。日本朝日放送电视台认为,教学进程较缓慢的陶艺课,有助于学生重新回到课业节奏中。

面对采访,沪上不少学生使用中英文双语回答。流畅的英语表达也给记者们留下了深刻印象。采访结束后,有媒体记者在社交媒体上为这些学生点赞。

参加此次实地走访的境外媒体来自法国、日本、美国、西班牙、荷兰、英国、新加坡以及我国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共24家。媒体对上海市政府新闻办所提供的采访便利也给予肯定。一名美国记者说,看到校园内的实际情况,感到开心、也很放心。

快手官方网站首页登录-日媒:3个月回归日常生活 日本可从上海学什么

快手官方网站首页登录-日媒:3个月回归日常生活 日本可从上海学什么

标题:日媒:3个月回归日常生活 日本可从上海学什么

日本东京电视台网站4月28日文章,原题:新增感染者为零!现在的日本可以从上海学什么? 日本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已经三周多了,但日本现在还没有看到疫情被遏制的迹象。由于即将迎来“黄金周”(日本4月末到5月初相邻的几个节日——编者注),很多日本人担心新冠肺炎感染将会进一步扩大。

与此同时,在上海,街道上正逐渐恢复以往的热闹。根据上海市政府的数据,3月(本地)新增确诊感染者为2人,而4月没有新增感染者。疫情扩散后的3个月里,上海究竟发生了什么?

疫情(在中国)大规模暴发是1月下旬,那时商店里不仅口罩,就连肉类、鸡蛋、拉面等也被抢购一空,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大约两个月后,当我们再去人们曾抢购口罩的药店,已经没有了当时的紧张,口罩也很容易买到。

从1月下旬起,上海开始强化管理。从外地乘车进入上海的人都必须接受体温监测。在商场或住宅小区也采取同样的措施。很多写字楼则要求企业提供员工的出行记录,对于从外地返沪工作的人,则需要在家自我隔离2周。

在地铁里,乘客通过手机扫码来确定自己乘坐了哪节车厢,将出行信息提供给政府,有效地预防了疫情的扩散。在乘电梯时,人们都会提前准备纸巾或牙签,用它们来触碰按钮避免传染。

我们在上海一家医院进行采访时发现,会议室成了医院的“心脏”,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显示屏,上面是呼吸、血液、中医药等各个领域专家的面庞。他们通过这样的会议方式会诊,对其他诊室的医生进行指导。(陈洋译)

责编:侯兴川